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伊斯兰国”开疆南亚 未来威胁不容小觑

近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明显加快了在南亚开疆拓土的步伐,5月份分别在印度与巴基斯坦建省,同时扩大“呼罗珊分支”在阿富汗境内的规模。此外,4至6月间,相继在斯里兰卡制造了200多人遇难的连环爆炸案,在克什米尔与印度军队展开激战,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则不仅针对平民频繁发动袭击,更与当地政府军和塔利班冲突不断。美情报部门近日评估指出,“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在阿富汗境内已经达到5000多人,大大高于此前预期,已经超越“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成为地区安全头号威胁,其近期在喀布尔等地频繁发动袭击其实是对西方国家发动更大规模袭击的预演。一时间,新败中东的“伊斯兰国”似乎起死回生,南亚及周边的恐怖主义威胁指数迅速上升。

“伊斯兰国”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衰也忽焉”,自2014年成立所谓“哈里发国”以来,迅速控制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领土,取代“基地”组织坐上了国际恐怖组织的头把交椅。但好景不长,在国际社会共同打击下,“伊斯兰国”在2019年初失去了在伊叙的所有重要据点。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伊斯兰国”在叙伊建立的“哈里发国”已“百分之百”被清除。面对这一态势,“伊斯兰国”急于向国际社会证明自己仍然具有头号恐怖组织的实力,以防止聚集在其旗下的恐怖分子作鸟兽散,中断“哈里发国”之梦。因此,才有了在印巴建省以及在斯里兰卡、阿富汗等地疯狂展开袭击等举动。进行反恐跟踪研究的赛德情报集团认为,“在一个没有实际控制权的地方建省虽然很‘荒唐’,但这是一个有象征意义的姿态,可以为重建‘哈里发国’打下基础。”

“伊斯兰国”选定南亚作为当前重要的渗透方向源于该地区脆弱的安全形势。“伊斯兰国”溃败中东后,外溢效应日益明显。但由于美国在“9·11”后加强了本土防卫,欧洲国家也在遭受一系列重大恐袭之后改进了反恐措施,“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很难向其渗透,于是便转向恐怖主义泛滥或防范较弱的“洼地”国家。据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2018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显示,南亚多个国家深受恐怖主义之害。其中阿富汗受恐怖主义威胁指数高居全球第2,因此“伊斯兰国”对其颇为“青睐”,2014年便在其建立“呼罗珊分支”,近期更是频繁在喀布尔等地制造袭击,甚至与塔利班进行火拼。巴基斯坦和印度受恐怖主义威胁指数居全球第5和第7位,自然也成为了“伊斯兰国”此番建省的选择。斯里兰卡虽然多年不曾遭受重大恐袭,但其不仅有着滋生暴力的丰厚土壤,反恐措施也存在重大漏洞,因此,“伊斯兰国”策划指挥的系列爆炸可以轻易得手。

未来,“伊斯兰国”的威胁程度极有可能持续快速增长。早在特朗普3月份宣布“伊斯兰国”所建“哈里发国”被清除时,就有众多分析人士提出疑议。此后不久发生的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说明,“伊斯兰国”不需要控制“领土”就能构成重大威胁。“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分支或在印巴新建省的威胁更是不容小觑,其可能迅速做大,包括大力收拢之前被打散的来自中亚、印度、孟加拉国以及俄罗斯车臣和中国新疆地区的所谓“圣战”分子,同时努力收编当地的恐怖组织或是获取其效忠;拥有极大的自主权,可以不需要获得总部的指令自主行动,手段包括汽车炸弹袭击、无人机遥控袭击、绑架、暗杀、处决直播等;将更多利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宣传暴力思想,煽动更多极端分子展开“独狼”式袭击,或是有组织地发动“群狼”式连环袭击,此外,还可能利用在叙伊作战积累的经验展开游击战甚至是运动战;目标选择上更是没有底线,只要能取得重大杀伤效果,博取国际关注,无论政府部门、安全力量还是无辜平民,都是潜在被袭击对象。一旦应对不利,“伊斯兰国”必将如此前在中东那般迅速在南亚坐实坐强,使南亚成为新的根据地和对外发动袭击的据点。届时,南亚诸国及中国西部地区将面临极大的安全挑战。

对于驻当地中资企业人员来说,建议如下:一是提升安全防范意识,注意查阅我外交部门、驻当地使领馆和我公司发出的安全预警通报和资讯;二是尊重当地宗教习惯和文化传统,避免因宗教文化冲突成为被袭击对象;三是避免在公共场所、宗教场所、热门旅游景点等易遭受袭击的地点停留过久;四是预计南亚各国会在恐怖主义泛滥的各大城市加强保安力量,如需外出,一定携带好身份证明和车辆通行证件,以应对检查。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