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谈谈专利的两面性——技术如何成为阻碍进步的力量?

专利是一个好东西,我们衡量一家公司的技术实力,往往会引用这家公司的专利数量,特别是基础核心专利的数量。

论及史上最强悍的专利公司,堪称美国高通公司。这家公司高通创立于1985年,总部设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高通公司并不生产手机,也不生产电信设备,他雄踞于整个通讯行业的上游,向全球3G、4G与5G技术专利使用授权,顺便还生产CPU和基带芯片(主要是设计,然后交给台积电这样的代工厂加工)。

大概一点说,整个无线通讯行业,无论是电信设备,还是手机终端,都要向高通购买技术授权,并且缴纳很高的专利费用。而且是按照销售价格比例来提成,这就是著名的“高通税”。公开的数据,就是用了高通专利的智能手机制造商,需要按照每台整机售价的5%的比例,向高通缴纳专利使用费。

其实这还不算过分,更过分的是,高通还使用了反向专利授权。简单地说,凡是使用了高通的技术,得把自己的技术反向授权给高通。高通还可以拿着这些技术,授权给第三方使用。也就是说,你买了他的技术,还得交出自己的技术。而使用高通芯片,业内同行基本就很难再起诉你,等于“花钱买平安”——或者向高通缴纳了保护费,可以避免其他设备商的专利权追诉。

要说专利流氓,高通这可以算得上“职业流氓”,因为高通并没有生产能力(芯片加工外包),也没有工程能力(比如搭建基站这种苦力活),‘靠专利授权’,加上卖芯片(俗称买专利送CPU)是看家本领和生存之道。

IT行业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与高通深度合作的公司,作为其下游合作伙伴,会在技术能力上,迅速地出现衰退。——道理很简单,核心专利绕不过去,大量的销售利润,被高通拿走。而行业内本来就竞争激烈,利润不高只能砍掉研发费用。于是导致技术上只能依赖于高通公司,此后只能做组装、销售这样的辛苦活儿。

如果说硅谷已经成为美国科技和产业的毒瘤,那么高通公司堪称毒瘤中的毒瘤——其他毒瘤公司还得向这样的公司缴纳费用,并且要自我阉割自己的研发能力,已经生成的专利还得让高通随便拿去用(堪称专利条款中的西楚霸王)。这些年,Dell公司的移动终端产品选择与高通合作,技术实力大滑坡,名声甚至远不如PC时代。至于中国的X想,即使是买下moto这么巨大的品牌,在智能手机的时代,以及到来的5G时代,将会比PC时代更加堕落,更加无能。

即使硅谷的财大气粗积累深厚的公司如苹果,照样绕不开高通公司。一路打官司,自己想和Intel合作基带芯片,奈何Intel公司技术积累远远不够。最终还是不得不和高通和解。当然,苹果公司有自己的核心能力,特别是操作系统,不至于被高通阉割得太狠。

其他多数的公司,特别是我国的手机公司,都没有这种整合能力。所以,基本上都没有太高的盈利能力。(小米一直想包装自己的互联网公司,其实是高通的打工仔,在金融市场上估值并不高)。

实际上,我国的华为公司,也积累了很多专利,特别是在5G时代,有很多基础性的专利,以至于美国的通讯公司也绕不开这些基础的技术,逼得美国国会议员卢比奥跳将出来,指责华为公司是“专利流氓”。因为中美毛衣战,华为被美国制裁封锁,华为转而反击,要求美国企业缴纳华为专利的知识产权费用。

实际上,华为公司如果不是受到定向打击,从来不过度使用专利武器(即使是向苹果公司授权专利,费用也相对合理)。向美国电信公司征收专利费,也是美国发动对华为的封锁禁运以后。与此同时,而华为公司的专利保护伞,客观上也为国内这些没有太多通讯专利技术积累的新兴手机公司(包括小米、魅族、OPPO-VIVO等)提供了庇护。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华为的专利保护伞。国内的这些手机公司,必须得忍受高通等公司更严重的盘剥(参考PC时代的联想),Wintel联盟变成了高通+安卓联盟而已,本质上还是美国人拿走食物链最高端。

高通发明了很多通讯行业的技术技术,获得授权费用,支持长期研发。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滥用垄断地位,绑架整个行业,这就反映了一种趋势——掌握行业上游技术话语权的公司,统治整个行业,并且阉割同行的技术。长此以往,一家公司兴旺,其他公司万马齐喑(华为算是例外)。

高通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实际上,这代表了美国“去工业化”大趋势下,集中资源用于技术研发,试图完全全球的高科技发展趋势。同时,也是美国大公司的近年来的生存模式—— 研发更多的技术和专利,并不是用于生产和应用,而是用于建立垄断体系的护城河,确保没有新的竞争者加入。

美国的新能源汽车公司特斯拉,一直致力于生产电动汽车,实际上一直在亏损烧钱。本来从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有一种油电混合的过渡方案——平时用电,汽油和发电机用于应急。这种二合一的方案,能够很好地确保新能源汽车早期充电设施不完善的缺陷。但是在美国,特斯拉基本不能碰汽油机,这涉及到无数的专利陷阱,没有技术积累的特斯拉,很难绕开这些专利陷阱。

中国的比亚迪,就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的专利体系,并不主张保护垄断者。(当然,中国也并没有形成高通这样靠专利垄断过日子的巨头。)

话说回头,美国的老牌大公司常年的研发积累,加上美国的教育和全球吸纳人才的优势,让美国的的确确积累了丰富的科技专利库。但是大部分的专利,美国人并不打算用其投入生产,而是准备用来做打官司的筹码。

在美国打知识产权的官司,是很多高水平律师的最爱,一方面委托方都是世界巨头,打官司受益巨大。二来美国霸权,打外国人的公司,一打一个准(实在打不过,还可以用黑道手段,比如对付法国的阿尔斯通等等)。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本来用于鼓励创新的专利体系,渐渐演变成了保护垄断的手段,而很多企业获得技术进步以后,为了维护现有产品的利益格局,并不一定愿意使用新技术。

实际上,硅谷有很多小公司,手里有很多创新型的专利和核心技术,但是很难投入生产,一方面美国产业链已经不完整,二来一旦投入生产,进行产品化以后,很容易就触碰到大公司的专利,多少资本都不够往里面砸的。

这些年,我们不断听到美国的各种高科技噱头,包括马斯克的超级高铁、6G技术、卫星互联网、还有FB刚刚搞出来的Libra支付,实际上不可能有任何产品能够出来。只是在资本市场刷存在感,不停地出来吼几嗓子而已。

美国陷入的困局是很可怕的:技术成了阻碍产业进步的手段,很多技术并不是为了变得更先进,而是更好的保护落后,或者维护垄断格局,获取超级垄断利润(顺便阉割行业)。

后面这段简短的文字,我发表在知识星球之上,用于这篇文章的简单总结:

在科技蛮荒时期,专利实际上是一种很好的鼓励制度,保护发明人创造的积极性。但是越往后,越来越成为巨头制造垄断的工具。制造越来越高的入行门槛,阻止竞争者。

专利实际上保护不了那些老巨头,特别是信息化时代,很多和信息有关的传统东西,会被革命掉——主要是胶卷、传统传媒等等。

专利保护是必要的,特别是研发出来要投入生产的那种类型专利。但是对很多发明,但是不使用的专利,还是需要区别对待。

因为,很多巨头发明专利,并不是为了投入生产,而是为了阻止对手,防止对手进入这一领域。这一类型的专利,发明出来其实是为了降低人类前进的步伐——相当于提前圈地占位。

美国大公司这种行为特别明显,但是过度重视研发,发明专利而不用,反而忽略了日常的生产、工程和服务,而导致很多的工作岗位移出美国。

工程和生产能力,实际上是把技术从纸面上变成产品的过程,这个过程既复杂又琐碎,而最要命的是,这种能力在大学、实验室、纸面上,无法生长出来,培养一代成熟的全产业链的产业工人,需要几十年时间。而一旦去工业化,只要几十年时间,一代人的技能就会退回到生手的水平。

美国现在提出华为的专利无效,实际上我觉得我是能够接受的。当然,美国人针对的是华为。实际上,由于专利的阻隔,美国的很多小公司,被专利陷阱牢牢控制着,很难设计出综合性的产品——因为每一项功能,都可能触及专利陷阱。

中国实际上主张技术共享和传播,另外,大公司的核心实力,往往在于执行力,团队的竞争力,专利虽然重要,但是只是一个侧面,是技术研发投入效果的自然反映。

所以,在中国做事情,不必过多考虑专利陷阱,而更多的精力,应该打造系统竞争力。专利保护不了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产品能力、销售能力、团队竞争力,这些才是更重要的。当然,这并不是否认技术投入,如果技术投入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专利法阻止对手,这种事情在中国注定不会成为主流。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