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阿勒颇之战:西方所谓“停火”让流血持续到了最后

战争开始

叙利亚内战打了5年、差不多6年,一些媒体将这个典型的代理人战争简单定义为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教派战争,其实并不准确。

阿勒颇就是典型的例子。

阿勒颇是逊尼派穆斯林为主体人口的城市。小阿萨德上台后开始私有化市场经济改革,改革偏向与城市的工商业阶层,阿勒颇富裕的中产阶级是小阿萨德改革的受益者,虽然也会对政府不满,但绝大多数对所谓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并不感兴趣。大家都不愿意好端端地砸了小康生活去搞什么“民主革命”。

但叙利亚的广大农村却没有从经济改革中获利。从2006年开始,叙利亚遭遇了500年不遇的大旱,导致75%的农田荒芜,85%的牲口死亡,迫使150万农民进城打工糊口。土耳其在幼发拉底河上流修建的水库又将叙利亚的水流量降低了45%,更是火上浇油。

正是在叙利亚农村和进城打工的农民中,酝酿着对政府的不满。在阿勒颇的分化线主要是阶级,而不是教派!

据前印度驻叙利亚大使的回忆,不仅2011年,就是2012年初,阿勒颇城区内都没有人响应“革命”。最后到了7月,“圣战者”从阿勒颇郊区农村潜入东阿勒颇穷人区发动武装暴动,战火才在阿勒颇燃烧起来。这点事实就连反对派都没有否认过。

阿勒颇居民绝大多数用脚投票站在了政府一边,150万人居住在政府控制的西阿勒颇。反对派声称有30万平民居住在反对派控制下的东阿勒颇。但从现在被政府军光复的东阿勒颇区来看,这个数字被远远夸大了,在东阿勒颇武装分子、平民最多在5-8万人之间。

叙利亚周边国家各自心怀鬼胎。以色列乐意看到伊朗盟友叙利亚乱成一团,让伊朗不能通过叙利亚支援以色列的大敌黎巴嫩真主党。土耳其民族主义者一直认为土耳其应该从奥斯曼帝国继承阿勒颇领土,并乘此机会扩张其在叙利亚北部势力。卡塔尔一直想修建天然气管道经过叙利亚到土耳其前往欧洲市场,但阿萨德政府优先选择通过伊朗的天然气管道。沙特则一直把什叶派伊朗当做头号敌人,要防止主体什叶派的伊朗、伊拉克与阿拉维派当权的叙利亚连成一片成为所谓的“什叶派新月”之地。

当然,美国和西方联盟是另外一个邪恶主角。

英法领导人自从轻松颠覆利比亚卡扎菲之后,又企图在叙利亚这个前法国殖民地继续推进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捞取政治资本。

美国的角色,乍一看让人摸不出头脑。奥巴马上台后,最主要的外交成果不是与古巴正常化,而是伊朗! 但为什么要打击伊朗的小弟叙利亚? 主导美国叙利亚政策的不是别人,正是CIA头子约翰·布雷南。

约翰·布雷南正是奥巴马的伊朗政策的策划者!根据近年来的维基解密和各种爆料,布雷南的中东战略慢慢露出轮廓。他主张一面与伊朗恢复关系,一面又防止伊朗在中东做大。 因为当年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打掉了原本在伊拉克掌权的萨达姆逊尼派政权,伊拉克民主化又让伊拉克主体什叶派人口获得了主导政治权力。

图:中央情报局局长头子约翰·布雷南

什叶派主政伊拉克,一举颠覆了之前美国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利用伊拉克对伊朗的平衡制约,伊朗势力突然大增。为了平衡伊朗,为了让逊尼派盟友、以及担心真主党坐大的以色列放心,布雷南提出在与伊朗恢复关系的同时,砍掉伊朗的右臂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作为CIA头子的布雷南无疑是一个聪明人,但处于权力顶峰的聪明人往往高估自己的能力。 美国精英常以一种高高在上的上帝姿态来支配世界,但复杂多元的世界并不是一个小孩子的棋盘,美国在中东出棋往往带有严重的后果。索马里成为失败国家、伊拉克自2003年来绵延不断的流血冲突就是明证。

沙特和卡塔尔等海湾阿拉伯国家不但提供武器、物资支援,还用金钱左右媒体报道,将叙利亚战争战别有用心地描述成简单的教派战争,说少数阿拉维压迫逊尼派大众,因此来号召鼓动全世界逊尼派穆斯林前往叙利亚“圣战”推翻阿拉维派的统治。

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圣战者”越过土耳其边境来到阿勒颇。2012年7月战火燃起,到2013年阿勒颇政府控制区已被反对派控制区分离割解,部分政府军据点,如阿勒颇中央监狱被反对派武装的汪洋大海团团围住。

图:2013年的阿勒颇,红色政府控制区,绿色反对派武装,黄色库尔德控制区

但正当阿萨德政府正摇摇欲坠时,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CIA的注意力北移。叙利亚局势改由土耳其、卡塔尔、沙特三国主导,三国加大了对“圣战者”的支持。基地组织渐渐在叙利亚反对派阵营中做大。但与此同时,基地组织内部也发生了分化,为了争夺领导权,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ISIS企图兼并日益壮大的叙利亚分支胜利阵线(努斯拉阵线)。ISIS与胜利阵线领导层争权日益白热化,因为基地总部支持胜利阵线头目,ISIS宣布脱离基地组织,自立门户为“伊斯兰国”(IS)。

很快控制了原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东部大部分地区,包括拉卡,但被胜利阵线主导的反对派阵营赶出了阿勒颇城区。

剩余的反对派组织也很快极端化。虽然西方一直维持所谓的“温和反对派”的神话, 但到了2013年,因为“圣战组织”有大批海湾阿拉伯国家的财经支援,有严密的组织和意识形态,将世俗的反对派力量完全边缘化。

但CIA并没有因为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生根发芽就停止对反对派阵营的支持。恰恰相反, CIA与沙特合作在叙利亚支持“圣战者”,与80年代CIA与沙特合作颠覆苏联支持的阿富汗政府的龙卷风行动(Operation Cyclone)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土耳其取代了巴基斯坦的角色,成为输送“圣战者”的主要渠道和“圣战者”的大后方。

阿勒颇作为整个叙利亚北部的明珠,成为各方必争之地。到了2015年,得以从乌克兰抽身的CIA再主攻叙利亚,由基地组织努斯拉阵线和东突组成的“征服军”攻占了几乎伊德利卜省全境。阿勒颇政府区告急,阿拉维派大本营拉塔基亚告急,大马士革告急,政府军节节败退, 面临全线崩溃。

普京出手

但把世界当做棋盘的布雷南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因为乌克兰问题与西方阵营日益针锋相对的普京突然在中东打出一手出人意料的棋局。俄罗斯直接介入叙利亚战争,一举扭转了战局。

按照俄罗斯与伊朗的协定,俄罗斯负责轰炸,伊朗提供地面战斗人员,反对派的攻势很快被制止,政府军一方不断收复失地。阿勒颇政府区不但连成了一片,还反包围了东阿勒颇的反对派武装。

图:美国大选前夜的阿勒颇,政府军(红)包围了反对派控制的东阿勒颇(绿)

图:国外社交网站上流传的PS图片,普京单挑整个西方

于是,阿勒颇突然成为宣传战的主要战场。西方媒体开始铺天盖地地报道俄罗斯轰炸在阿勒颇制造的人间惨剧。最成功的宣传莫过于阿勒颇小男孩奥姆兰的照片。满脸是血,表情惊愕的小奥姆兰刺痛了全世界。

不幸的事实是现代战争中的空袭,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平民伤亡。目前仅仅在中东就有三大空袭,俄罗斯轰炸阿勒颇,美国轰炸摩苏尔和沙特轰炸也门。

沙特空袭也门造成的人员伤亡最大,但因为也门是最穷的阿拉伯国家,基本很少受到西方媒体报道。英国《独立报》分析了美军和俄罗斯各自在伊拉克摩苏尔和叙利亚阿勒颇的空袭,发现美军与俄军的空袭效果没有本质区别。但西方媒体很少报道摩苏尔的平民伤亡,而是集中曝光在俄罗斯在阿勒颇的空袭。

图:俄军战机在阿勒颇投下的RBK-500-PTAB-1M集束炸弹

图:俄军照明弹点亮阿勒颇之夜

这不是巧合,美国的鹰派,海湾阿拉伯游说团和以色列游说团合流发动巨大舆论攻势,要求奥巴马政府直接介入叙利亚战争,在阿勒颇上空建立禁飞区。

但奥巴马并无意愿将代理人战争升级为美俄直接冲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所谓“禁飞区”意味着打下俄罗斯战机!这样将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行动不是他个人能够做出的决定!

为了对局势降温,俄罗斯曾屡次与美国商定停火协议,企图在鹰派的希拉里上台前将叙利亚与美国妥协,稳定叙利亚局面。但反对派武装每次都利用停火时间得到人员和物资补充,并发动大规模攻势。

图: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海军陆战队上将,在国会作证时称在叙利亚设“禁飞区”意味第三次世界大战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