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韩国多部门今年全面动员忙“萨德”,两机构担忧对华经贸关系

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韩国引进“萨德”反导系统已成为定局,今年更是成为韩国各个部门的工作计划重点,其中还包括说服中国和安抚在华韩国侨胞。虽然韩方一再试图淡化所谓“限韩令”的影响,但在一些经济指标上,韩国已经感受到了丝丝凉意,韩国金融监督院今天(1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前11个月,中国投资者在韩国股市净卖出1.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6亿元)的股票,同比增加10倍。分析称与“萨德”不无关系。另一方面,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今天的报告也称今年对华出口业绩有望逐步回暖,但“萨德”问题可能成为变数。

韩国媒体近日连续报道中方限制韩国明星赴华演出的“限韩令”、韩国航空公司在华申请赴韩包机航线未获批等情况,韩国政府均视为中方针对韩方决定部署“萨德”采取的“报复性措施”。不过中国外交部3日强调,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个立场没有改变。同时,中方强调,对中韩之间的经贸合作以及人文交流始终持积极和开放态度。但是正如中方以前多次强调的,这种合作和交流是需要有民意基础的。

今天,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7名议员4日下午抵达北京开始访华,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见。王毅说应珍惜韩中关系,婉转地表明反对在韩部署“萨德”的立场。

2016年12月16日,韩国代理总统黄教安访问韩美联合司令部并强调韩美同盟的重要性。

韩国金融监督院:中资10倍速度撤离韩国

韩联社4日报道称,中资连续两年在韩股市净卖出,或受“萨德问题影响。据韩国金融监督院4日发布的数据,2016年1月至11月末,中国投资者在韩国股市净卖出1.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6亿元)的股票,与去年同比增长10倍。2015年是一个转折点,中国投资在韩国股市转为净卖出,净卖出额为1360亿韩元。

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投资者在韩国股市净买入约1万亿韩元的股票,2011年净买入额为1.2万亿韩元,2012年为1.8万亿韩元,2013年为2.2万亿韩元,2014年为2万亿韩元。

韩联社引述的分析称,中国投资者撤离韩国的最大原因是中韩之间“萨德”的矛盾。去年7月,韩国国防部宣布“萨德”最终落户地为庆尚北道星州,8月中国投资者净卖出1770亿韩元的股票,9月到11月的卖出额都大于买入额。中国投资者持有的韩国股票规模也大幅减少,2014年一度增加到9.5万亿韩元的股票持有规模到2015年末减少到9.3万亿韩元,2016年11月末减少到8.6万亿韩元。

另外,有舆论担心,若中国采取反制“萨德”入韩的报复性措施,从今年初开始中国将韩元纳入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反而有可能对韩国产生负面作用。中国扩大对韩国金融市场的投资对韩国来说有积极意义,但投资规模越大,快速撤资的风险越大。韩国资本市场研究院的一名高管表示,若韩中之间的政治矛盾升级,中国有可能以人民币货币篮子为杠杆来应对,所以说韩元被纳入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是一把双刃剑。

韩贸易机构:对华出口形势将好转 但“萨德”是变数

而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4日发布的《2016年对华出口评价与2017年展望》报告显示,今年韩对华出口业绩有望逐步回暖。

报告指出,以2016年1月至11月为准,韩国对华出口同比减少10.9%,其原因为中国经济增幅放缓和全球进口需求收窄、全球供应线出现变化及间接出口扩大、油价下跌等。其中包括韩国跨国企业将生产设备从中国转移至越南,致对华出口呈现跌势。

然而报告预测,今年中国将保持6%以上的增长势头,促使对消费品、新兴产业和项目等的需求将增加。报告显示,在11个行业中有7个行业今年对华出口前景看好。石化产品、钢铁、器械设备、食品、消费品行业出口将出现好转。但有分析认为,“萨德”入韩问题有可能成为变数。

KOTRA社长金宰弘当日在杭州举行的“中国地区贸易投资战略会议”上表示,韩国需在华开拓新消费品流通平台,集中力量专攻新产业和环境等需求扩增的领域。

韩国国防部、外交部:争取说服中国

相比之下,韩国国防部和外交部都把“萨德”和应对朝核列为了今年工作计划的重点,都表示要就引进“萨德”向中国寻求理解,韩国外交部还指出,今年面临“空前严峻”的外交环境。

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4日向代理总统黄教安汇报2017年工作计划时表示,国防部升级了有关朝鲜持有的钚数量和高浓缩铀(HEU)计划进行情况的资料,指出朝鲜正在全力发展核导能力。他未公开具体数据,但明确暗示朝鲜增加了可制造核武的核物质持有量。到目前为止,韩军认为朝鲜可用于制造核武的钚数量为40多公斤。

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

韩国国防部报告称已敲定“2014-2030国防改革基本规划”(修订1号),规划内容包括,10月1日创建陆军动员战略司令部;今年年内创建特殊任务旅团,有事时执行捣毁朝鲜指挥部的任务;应对朝鲜核导威胁确保军队战斗力的方案等。

韩国军方强调,今年将在“选择和集中”的概念下,最优先增强反制朝核与大规模杀伤武器(WMD)的战斗力,加快构建“三阶段反制系统”,即朝鲜动武在即时用“杀伤链系统”先发制人(第一阶段),在朝鲜动用核武时用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进行拦截(第二阶段),实施消灭朝鲜指挥部的大规模打击报复作战“KMPR行动”(第三阶段)。

韩民求还针对“萨德”入韩事宜表示,将继续向中国政府介绍韩方立场,进行多方沟通。萨德是韩方针对朝鲜威胁而采取的应对措施,绝无政治考量。韩方将依照日程正常推进“萨德”系统部署工作。

韩国外交部的2017年度工作计划的主旨是“联美抗朝合纵中日”。韩外交部长官尹炳世4日向代总统黄教安汇报时表示,将通过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军事威慑,全面施压促朝弃核。外交部还将积极与美国新政府举行高层会谈巩固发展全面同盟关系,尽早促成韩中日领导人会议,推动三国合作制度化。

尹炳世强调,将严格落实限制煤炭出口的安理会第2321号对朝制裁决议,切断朝鲜的资金来源。韩国将继续为涉朝人权问责议程造势,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金正恩践踏人权、外派劳工问题,努力传播真相打破朝鲜的信息封锁。

韩外长尹炳世

韩方称,鉴于朝鲜可能在上半年发起新的挑衅,将通过延伸威慑战略协商机制等与美国紧密合作对朝释放警告信号,并提前与国际社会协调安排惩罚措施。尹炳世表示,正在争取与美国新任国务卿会谈,并将大力开展面向美国政府、国会、学界、财界的公共外交。

对于中日韩关系,韩国外交部称将搞活三国之间的68个三边对话机制,而韩国将在维护韩日关系稳定发展大局的同时,坚决应对历史遗留问题。对于中国反制“萨德”入韩的动向,外交部还将与有关部门协商制定综合对策。

尹炳世指出,韩国今年面临空前严峻的外交环境,冷战秩序瓦解以来未有之大变局可能在今年揭开序幕,韩国将发挥主观能动性,尽量化挑战为转机。最重要的是,牢牢把握外交政策的连贯性,杜绝外交空白。

对中方为反制在半岛部署“萨德”采取“限韩令”,韩国外交部次官补(部长助理)金炯辰4日表示“中国确有这种倾向”。他说,韩国正在同中方就为何做出该决定进行对话。韩国政府认为中方也理解部署“萨德”是保护韩国安全和国民不受朝鲜威胁的措施。

韩国驻华大使:将力争使侨胞少受影响

此前,韩国外交系统已经为“萨德”入韩开始全面动员。韩国驻华大使金章洙3日在北京的韩国驻华大使馆邀请在华韩侨和企业家举行新年座谈会,在向100多名中国韩人会会长、中国韩国商会高层、大使馆高级官员、各界代表致辞时,他表示,“萨德”入韩不是变数而是常数,已成定局,大使馆今后将努力使侨胞和韩企少受影响。

韩联社分析指出,金章洙的发言是重申韩国政府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量决定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即使中方强烈反对,也不可推翻部署“萨德”的决定。

金章洙还说,他将与中央政府沟通,必要时向中方提出抗议,以尽量减少侨胞和企业家遭受影响。他强调,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化危为机。

韩国驻华大使金章洙

直至目前,中方未曾明言对“萨德”入韩的反制措施,但韩国政府将中方限制韩国明星赴华演出的“限韩令”、韩国航空公司在华申请赴韩包机航线未获批等情况均视为针对“萨德”采取的“报复性措施”。

韩国一名外交消息人士2日就中国反制“萨德”反导系统入韩表示,相关部门正努力寻求多种应对方案,必要时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他表示,韩国政府的原则不能因中方将国家安全事宜和其他问题挂钩而动摇。某种程度上,韩方应承受中方采取的措施可能给韩方带来的压力。该人士还就韩国国内政界、媒体作出的敏感反应表示,这只会起反作用。

韩联社分析称,虽然韩方就此可采取的应对措施有局限性,但该人士上述发言可视为无论中方采取何种措施,政府都不会推翻部署“萨德”的决定。

而与此同时,韩国政府坚持在半岛部署萨德的立场,而在野阵营反对部署萨德的呼声日益高涨。共同民主党议员于4至6日对中国进行访问,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等高级官员就萨德问题进行讨论。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8名议员即将访问中国讨论萨德问题表示,政府在关注相关动向,进行必要的沟通。

赵俊赫说,在韩部署萨德是为了从朝鲜核导威胁中保护国家安全和国民生命的主权性、自卫性防御措施,是政府和朝野应形成共识和负起责任来处理的重大国家安全事务。

据分析,赵俊赫通过强调“形成共识和负起责任”“国家安全事务”婉转指出反对萨德入韩的在野阵营政治人士访华无助于国家利益。

1月4日上午,在首尔金浦机场,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郑在浩(左起)、宋永吉、俞银惠、申东根、朴赞大准备飞赴北京。

中方再回应韩国部署“萨德”:别在错路上越走越远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当日上午召见中国驻韩大使邱国洪,就“限韩令”等中国针对“萨德”入韩的反制动向等两国之间的多项问题传达了韩国政府的立场。韩联社称,这是中国政府针对“萨德”入韩事宜采取相关措施后,韩国政府首次召见中国大使传达立场。同一天,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属于主权行为和自卫措施,韩国政府将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坚持原则毫不动摇。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月5日在接受记者相关问询时表示,中方敦促有关方面停止有关部署进程,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也希望中韩双方能通过沟通协商,找到兼顾彼此关切的妥善解决办法。

耿爽在当天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称,关于“萨德”问题,中方已经多次表达关切和明确反对立场,有关方面对此是清楚的。但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严重破坏地区战略平衡,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有关国家战略安全利益,也不利于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

就在一天之前,7名到访中国的韩国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议员在北京受到了中国外长王毅的接见。代表团向中方传达了韩国内部对“萨德”入韩及设障限韩的民声民意,并致力于呼吁中方停止反制“萨德”的相关措施,争取中方明显地放宽限制游客访韩、推迟涉韩电动汽车电池审批、封杀韩国艺人等。但此举遭到了韩国政府相关人士的批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则在会谈中表示,中国不希望中韩交流倒退,但在韩国宣布加紧部署“萨德”的情况下,中方很难扩大与韩方的交流。希望韩方放缓“萨德”部署进程,为寻找破解问题的方案而努力。王毅还称,努力互相解决对方的问题才是负责任的态度,中韩应携手维护半岛稳定推进无核化进程。王毅说,如果切实执行联合国涉朝决议,朝鲜有可能重新考虑无核化,有些人说中国没有发挥应有作用,其实中国在执行决议方面做得最好。

1月4日,在外交部橄榄厅,王毅会见韩国反对党议员团。(韩联社)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