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3•14”海战31周年后,指挥员陈伟文终于得到国家认可!

他为国家打下六个岛屿,为今日南海由礁变岛、为中华民族向海图强奠定了历史功绩。在承受重重不公三十一年后,国家终于给他一个认可!

人们总喜欢谈论未来,不可预知,又有着无限可能。

人们还喜欢品评历史,记录了过去,还隐含着未来的些许线索。

可未来很霸道,它知道,再伟大的人,都无法对它做出准确的预测。

哪怕伟大到曾打赢过战争,甚至改变过历史。

1

那天,当老人准备入睡的时候,第二天在他的心目中,就像过去31年间数不清的第二天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那一晚,老人又一次安然入睡。

第二天是4月16日,星期二,依然有雨,最近广州的雨真不少。老人按照多年的作息规律起床,吃早餐,练练书法,跟老伴讨论着日常,下雨天也不好出去散步。

上午,一个电话打来,老伴把手机拿给他,是工作过的学院打来的。他平静地接过了电话,但只听了几句,老人的心就怦怦跳起来,他没料到,这个电话非同小可,他一再追问:有没有正式的书面通知?他不太相信,心想:别出什么洋相,是真的吗?

对方回答说:有正式的传真电报……

放下电话,老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有生之年!

2

下午5点多,还是4月16日,北京。

忙碌了一天的笔者收到了一条短信。这年头,手机短消息这个功能,除了各种客服和广告,还真是难得用到了。手机震动后,屏保上弹出一行字:

今接通知,要我于四月廿一号上午参加海军英模代会……

笔者立马解锁,点开信息全部。不多的字,细细读了两遍。

那一刻笔者心潮澎湃,太好了,终于等到了,恰到好处,恰逢其时!

太好了,这注定是个标志性的事件,终于大大方方、正大光明地评价那场海战,评价老将军了。

接电话的老人——南沙海战海上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将军,在那一天中午兴奋地怎么也没有睡着觉。

阿姨一边高兴着,一边唠叨着老将军:别太兴奋啦!注意身体!

3

海军将在北京召开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大会,而他将作为海军英模代表被邀请参加!

不难想象,老将军的心,是激动的,澎湃的!战风斗浪40年的大英雄的内心,虽非怒涛汹涌,也定非浪静风平。

这一刻,老将军等待了31年。我们无法真切理解老将军当时到底是如何的心路历程,阿姨是如何的喜悦。只知道,他们想尽快把这好消息告诉亲朋战友们,让他们分享他们的喜悦。

或许,有两个略显过时的不太恰当的词:“平反”“拨乱反正”,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概括那种喜极而泣的复杂内心。

国家终于认可了!

阿姨和将军担心起自己的身体,一把年纪,心脏又不太好,何况千里迢迢,从广州北上北京,飞机是坐不了,坐火车高铁能受得了吗?

老将军最终下定决心:去!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还代表了对那场海战的历史评价,那一批战友的公正评价。

那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而他,是一群老兵的期待。

听闻喜讯的亲朋战友们,一致鼓励他去:

国家终于认可了。

去!一定去!

4

4月21日,上午,海军大礼堂。

当久经战阵,六战六捷的“常胜将军”站在主席台上,与麦贤得、舒积成等几位老英雄一起,接过海军首长颁发的“人民海军70周年突出贡献个人”荣誉勋章和荣誉证书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陈伟文将军31年来,第一次作为南沙海战的功臣,站在军队荣誉的舞台上,享受到全场官兵的掌声与致敬!

台下年轻的官兵或许很多不了解这段历史,但一定也有不少知道这段历史。

当海军首长介绍邀请来的海军英模代表,念到“原广州舰艇学院副院长陈伟文”时,原来安静的台下官兵掀起一阵窃窃私语。

31年来,他曾承受着各种不为人知的“争议”“不公”,甚至如“罪人”般的“审查”,职务原地跨步,被诬告得不到说法,最终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退下来。

24年来,作为一个退休老兵,与家人默默地生活在闹市中,过着普通老人的平凡生活,连邻居都不了解他的战斗经历,任谁也难把他与叱咤风云,指挥海战的战将联系起来。

那时候,有不少媒体多次想采访报道他,请示后都被明确否掉。于是,他养成了既不接受采访,也不谈论过去的无奈状态。

他想,或许这样的状态会相伴终老。

还好,这几年,有了民间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了一些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他说他满足了。

他不去多想,毕竟等待了那么多年,还能有多少年等呢?

4月21日,是他的好日子,更是人民海军的重要日子,也会是中国人海权史上的重要一天。

陪同着老将军步出会场,问老将军,您高兴吧?高兴!很兴奋吧?老将军笑起来:已经平静了。

5

一个月前,广州,南沙海战31周年纪念日。

与老将军谈到未来时,笔者曾安慰着老将军:国家一定会公正评价这场海战,一定会高度评价您!那时,还只是一个美好祝愿,谁也不敢说,到底这个时间什么时候来到,更不知道老人还要再等多久。

老将军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总会微微摇摇头,若有所思。他等得太久。

老将军觉得这几年对海战对他的评价已经很高了,一些军内外专家学者做出了公正评价,网友们更是一贯的高度评价,他已经感到满足了!国家对海战评价日趋公正,至于国家和军队什么时候去公开评价他个人,他不去考虑。

一位伟人曾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老将军是幸福的!

历史回顾:

1988年“3.14”海战,现场指挥员陈伟文是抗命作战的。

在开战过程以致战斗结束后,给海上编队下达的多项指令,通篇最醒目的一个字就是“不”!“不主动开火,不主动拔越旗,不主动动武,不主动攻击,不主动惹事,不准撞敌船,不要干预,不要吃亏,不扩大事态,尽量避免与越船接触,如越炮火未对我构成直接威胁,不予置理,不得开火”等等,还不忘发出加重语气的“切切”字眼。

这些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指令,与岸指在编队开赴南沙之初下达的“如敌向我开火我应边报告边还击,坚决予以打击;如发现敌有登岛征候时警告其离开,如不离开,强行驱离,敌开火坚决还击”的指令判若两极,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叶公好龙。

南沙执行军事任务的27天时间里,舰上官兵的生活很艰苦。陈伟文作为编队指挥员,在作战前后的7个昼夜中,因军情急迫,有许多电文要处理,许多敌情要考虑,许多方案要制定,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几乎没敢怎么睡觉,有时刚坐着打个盹,电文又来了,必须马上处理,同时还要抗住一些指令瞬间带来的强大压力,快速排除一些指令的干扰,其身体已经相当的疲劳。

接到返航指令后,为防止归途中麻痹大意出现意外,陈伟文让502舰政委李楚群作动员,告诉大家是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要严密监视敌人导弹艇的动向。所以,归途中指挥员与舰员一样保持着一级战备状态,身体已极度疲惫。经过长时间航渡,当大家看到熟悉的海区和渐渐扑面而来的陆地,听到“整理军容,准备进港”的指令时,才恍然大悟战舰返航了,紧张的情绪顿时松弛下来,纷纷笑言:“哎呀!原来参谋长骗了我们一个晚上。”

按常态,凯旋之师归来若得到应有的欢迎礼遇和良好修整,什么辛苦疲劳可能有一大半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心理压力就会得到比较好的释放。实践证明,对长期在艰苦环境条件下工作,尤其是在海上执行战斗任务的海军官兵来说,回归后得到及时的、科学的心理干预,是纾解情绪不可或缺的极重要一环。

然而,502编队得到的东西恰恰相反,尤其是指挥员陈伟文,远航作战胜利归来后,在身体与精神极度疲惫的情况下,又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质疑和心理折磨。俗话说:“猪尿泡打人,不疼气死人”,在这种似是而非的压抑氛围中,陈伟文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内心非常愤懑,又无人可以倾诉,只能血往心里淌,泪向肚中流,过度生气。

更让陈伟文气愤的是,当闻越军窥得我方对海战的暧昧态度后,又重新占领了已放弃的岛礁,还把我军“3.14”战斗中控制的鬼喊礁、琼礁、奈罗礁又抢占了。同时,越军对其败军进行了一系列奖励安抚,授予被我军重创后来沉没的505舰“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单位荣誉称号”,追认越604船大尉船长、越第146旅少校副旅长、越505舰大尉舰长、少尉护旗兵和下士扛旗兵为“越南人民武装力量(个人)英雄荣誉称号”等等。对比之下,也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好在,历史终于作出了公正的评价!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