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坚定价值观自信——认清“普世价值论”的实质

每个时代、不同社会,都有由其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并与之相适应的价值观。所谓“普世价值”,是指超越阶级、超越国家、超越历史,对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适用通行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资产阶级价值观念。近年来,经过批驳辨析,“普世价值论”这种错误思潮在我国的泛滥虽已呈减弱之势,但仍暗流涌动。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从未放弃对我进行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普世价值论”就是这种战略图谋中的一个“撒手锏”。与“普世价值论”的斗争,既是价值观念之争、思想文化之争,更是道路之争、制度之争。

“普世价值”并不普适

作为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关系的产物,“普世价值”是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关系在价值观念上的反映,实质就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超越阶级、超越时空的所谓“普世价值”,不过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

既虚伪也虚无。从历史的角度看,不可否认,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资产阶级价值观曾经发挥过非常积极的作用,启蒙了思想,促进了觉醒,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但一旦这些资产阶级价值观被“政治化”“普世化”“工具化”,变成维持其阶级统治进而干预、剥削、压榨、欺凌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手段和工具,其虚伪性和残酷性就暴露无遗了。比如,一些西方国家嘴上说的是自由、民主、平等,行的却是“本国优先”“本国例外”“本国特权”,只要不合其意,就动辄退群毁约、挥舞大棒,奉行典型的双重标准。一旦资本利益与“普世价值”出现矛盾冲突时,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身利益、抛弃“普世价值”。事实反复证明,西方国家宣扬的“普世价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命题。虚伪之下,道义匮乏、斯文扫地,其标榜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概念变得越来越空洞、越来越苍白、越来越虚伪,是不可能立得起来的。

是幌子也是棋子。“普世价值论”者不遗余力宣扬这样一种逻辑:现代化道路只有一条,现代国家的架构只有一种,正确价值观也只有一个,全盘西化才是人类唯一的前途和出路。在这种逻辑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对不符合这个评价标准的,横加干涉甚至武力侵略,美其名曰“改造”。前些年在西亚、北非等国发生的“颜色革命”,便是一些国家以“普世价值”为名、行颠覆动乱之实、谋非法巨额之利,结果造成了多个对象国动荡不安、分裂战乱的混乱局面,带来国破家亡、生灵涂炭的人道主义灾难。

有迷惑性更有危害性。近些年,有人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将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混为一谈,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是对“普世价值”的全面接受、认同、吸纳。这是典型的偷梁换柱、偷换概念,把“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当作一个个抽象词汇、一个个标签符号,仅看到字面上的重合,而忽视其内在的含义和差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与“普世价值”中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有着本质的区别,比如民主,我们讲的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而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议会制、三权分立、政党选举等等。还有一些人将“普世价值”等同于人类“共同价值”,借全球性治理难题,以和平发展外衣包装“普世价值”进行兜售,看上去正义加身、信誓旦旦,实则包藏祸心、兜售私货。必须看到,不论“普世价值”如何花样翻新、变换手段,都无法改变它的本来面目、政治企图和险恶用心。

道路之争、制度之争

一些人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的目的,就是要用资本主义制度对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格式化处理”,把社会主义道路“改旗易帜”为资本主义道路。

扰乱民众思想。一些西方国家不遗余力地对我国推销“普世价值”,实际上“推销”的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企图通过造成思想混乱、文化迷乱、价值错乱,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如《十条诫令》就是这样的逻辑,其核心就是通过持久的思想文化渗透,把西方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随风潜入”式灌输给中国人民特别是年轻一代。以所谓“自由”“民主”等华丽辞藻伪装的“普世价值”,配合嵌入其中的电影、音乐等文化产品强势输入,想方设法去迎合人们特别是年轻人追求个性、寻求独立、标新立异、追赶时尚的心理特点,旨在使他们相信马克思主义“已经落伍过时”,“普世价值”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让他们丧失理想信念,丢掉血脉根基,转而信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自由主义。

撕裂社会共识。在一些突发公共事件当中,这种表现更为突出。值得警惕的是,通过西方势力的“不懈努力”,“普世价值论”在国内俘虏、收买了一些人,错误思想已经内化为他们的价值认同和思维定势,认为中国只有接受“普世价值”才有“光明前途”,只有按照西方模式进行改造才有“美好未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横加指责,公然唱反调、对着干。应该看到,实现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就必须有共同的精神纽带和广泛的价值共识,否则只会一盘散沙、一塌糊涂、一事无成。

冲击执政根基。大肆宣扬“普世价值论”,就是要冲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危害党的执政地位。比如主张经济上搞全面私有化,实行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主张政治上搞三权分立,实行多党竞选制;主张文化上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实行所谓的新闻自由;等等。这些错误论调一旦坐大成势,就会对我们党的执政根基造成冲击。

坚定自信 坚决斗争

必须大力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一步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旗帜鲜明地批驳和抵制“普世价值论”,切实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

坚定“四个自信”,决不做“普世价值论”的思想俘虏。面对错误思潮,我们必须跳出“普世价值论”的思想误区和理论陷阱。一要坚持道路自信,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实践来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普世主义”的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跳出西方资本主义模式“道路选择”,中国照样可发展、能强大。二要坚定理论自信,深刻领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颠扑不破的科学性、真理性,在重大实践和理论问题上保持足够的理论清醒和思想鉴别力,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决不做西方“普世价值论”的思想俘虏。三要增强制度自信,善于从“中国之治”和“西方之乱”中深刻领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独特价值和优势,认识到只有符合中国具体国情的、由人民自己选择和实践的制度, 才是解决中国现实问题和持续推动中国发展进步的好制度。特别是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国发挥制度优势,快速高效有力地应对与一些国家混乱失控的局面形成鲜明对比,其“普世性”的天方夜谭不攻自破。四要增强文化自信,以文化自信为依托不断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引领力,坚决破除“以洋为美”“唯洋是尊”的“洋教条”观念,坚决破除盲目崇拜西方的心理,在坚定文化自信中消除“普世价值论”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流毒和影响。

坚决开展斗争,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面对冲“普世价值论”。一方面要坚决进行斗争,真理从来就是与谬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对那些把“普世价值论”工具化,恶意攻击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必须坚决予以还击,有理有利有节地开展斗争。另一方面要扩大我国主流价值观念的影响力,自觉抵制“普世价值论”思潮。当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赢得了与西方“普世价值论”相比较的优势,我们要继续捍卫巩固中国主流价值的精神基座,努力抢占价值和道义制高点。要坚决捍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纯洁性,对刻意混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论”区别的,要从理论上进行辨析澄清,划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西方“普世价值论”的界限,纠正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论”等同起来的错误倾向,帮助人们划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认识、提高辨别能力。要积极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话语体系,不断提升我们的话语权,以话语权赢得主动权、提升影响力,不断形成可以引领人们正确价值追求的思想体系和话语体系,逐步打破西方“普世价值论”话语垄断,着力破除“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传了叫不响”的被动尴尬局面。要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社会风尚与行为自觉,增强人民群众对核心价值观的价值认同和情感认同,自觉抵制“普世价值论”的干扰破坏。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