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美国共产党: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对美国工人无益

“贸易是一种零和游戏。”“只有一个赢家和一个输家,而美国正在输。”这就是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前就一直在反复强调的信息。民族主义噩梦中最大的反派,在全球经济这场残酷的游戏中虐打和欺骗美国?当然说的是中国。

用来为他不断升级的关税战争辩护的说法是这样的:贸易逆差失控了,因为中国玩着肮脏的游戏。中国将美国产品排除在国内市场之外,低估其货币以降低销售成本,补贴其国有公司,并窃取“我们”技术来改进自己的产品。

他承诺,提高关税,简单地说就是增加进口税,将对中国人产生一定的影响,并向他们表明美国不会受到欺凌。他试图恢复他日渐衰弱的政治基础,声称代表美国工人进行了贸易斗争,誓言在“北京停止欺骗我们的工人和窃取我们的工作”之前,永远不要退缩。

为了工人?

经理和老板永远都在玩同样的游戏。他们试图让他(她,它)们的工人与公司的员工相信自己与公司的利益是一致的,并与其他公司和其他工人竞争。我们都在同一个团队,你不知道吗?

令人不安的是,有些人,比如卡车工会领袖小詹姆斯·霍法(James Hoffa,Jr)重复特朗普的信息。最近,他在公共广播公司(PBS)发表讲话,呼应特朗普总统的言论,他说:“我们需要对中国征收……以平衡竞争环境,……。他们一直都是单向的,……。他们在那里已经有点疯狂了。我们必须让他们恢复理智。“

特朗普过于简单化的解释(表面上听起来很有吸引力)是,在短期内美国将从中国的关税支付中获利,而且从长远来看,在中国最终崩溃时,美国将会有更多的就业机会。但事实是,这不是资本主义的运作方式,也不是这场贸易战的爆发方式。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人员最近的研究显示,美国消费者在2018年全面受到进口税增加的冲击,总额接近690亿美元,平均每人213美元。如果你去年买了一辆新车或洗衣机,你可能会超过平均水平。美国公司刚刚把成本转嫁给我们所有人。

对于那些相信特朗普的贸易言论的人来说,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小组得出结论,“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县的工人受到贸易战最不利的影响。”这些县的农民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大豆和其他农作物市场因美国关税而蒸发,而拖拉机的成本却在上升。

一些美国农民担心,与中国旷日持久的贸易战将永久改变他们的销售,使他们在其最大的市场之一没有立足之地。

对于普通的美国工人和农民来说,贸易战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获益。那么,为什么特朗普真的要与中国进行这种经济边缘政策,为什么现在呢?

为什么是中国?为什么是现在?

就像他在电视上扮演的精明商人一样,特朗普奉行的策略是先虚张声势,然后进行威胁,最后是打击,直到他的竞争对手屈服并达成协议。但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被美国吓倒的弱小国家,它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这正是中国现在成为目标的原因。

然而,如果认为只有特朗普想要打倒中国,那将是一个错误。尽管他的鲁莽策略和不稳定的声明让许多华尔街投资者和期货交易商感到不安,但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目标却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共同目标。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的低工资作坊。20世纪70年代末,作为一个较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向寻找廉价劳动力的外国投资者开放。

它的工厂保留了沃尔玛的货架,作为回报,美国向中国销售飞机和电脑零部件等高科技产品。很明显,中国从投资中受益,但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大部分利润通常流向美国公司。

但有些事情开始改变。中国正在为自己的高科技经济奠定基础,不再只想成为纺织品和塑料产品的制造商。目前,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在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华为手机在全球范围内与苹果和三星等老品牌竞争,微博4.62亿月度用户令Twitter的2.7亿用户相形见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近75年里,美国帝国主义在资本主义世界中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只有苏联提出了挑战,但它已经消失了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中国的快速增长与发展——特别是它雄心勃勃的“2025年中国制造”计划,以及它用“一带一路”倡议建立一个国际替代美国主导的贸易的计划,都承诺要重新设计一切。

但有一点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国家总是试图控制市场,控制资源,并为他们的公司获得新的投资渠道和地点。特朗普的关税战争是阻止中国进入发达水平而做出的努力之一,美国军方包围中国的行动——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转向亚洲”——也是另一种努力。

美国资本主义国家制定了世界经济运作的规则;它建立并维持对国际贸易的主要机构的控制。还没有人有能力欺负或经济上压倒美国。

至于我们国内的问题,美中贸易逆差并不是威胁美国经济的主要危险。更严重的问题是,公共支出制度给军队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负担;资金不足的教育、医疗和社会服务因富人减税而挨饿;基础设施崩溃;右翼政客和企业拒绝提高工资;性别和种族薪酬差距维持了系统性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

与此同时,中国利用其国有企业,控制金融,监管外国投资,并征收明智关税,以培育强大的公司,为提高生活水平奠定基础。这些都是日本、台湾、韩国、新加坡等战后年代采用的“发展型国家”政策。

进步的经济学家和美国工人的倡导者与其批评中国,不如花一些时间来问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在国内使用一些(中国发展经济的)这些工具。虽然他们在这方面,他们也可能会质疑为什么国有企业为中国的成功增添了光彩,而我们一直被告知公有制是浪费、低效和不可行的。

前进的道路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中国的贸易实践都是不容置疑的。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变得更加复杂,当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提供了截然不同的选择。现在,我们在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模式与崛起的大国之间展开竞争,这种大国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但也不完全是社会主义的。这两个体系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不像美国和苏联经济那样彼此独立,世界处于前所未有的境地。

显然,妥协和谈判是前进的唯一途径。美国或中国征收更多关税不会导致一项有利于两国人民的决议。

特朗普希望美国工人把他们对失去工作和工资缩水的愤怒转移到中国和那里工资更低的中国工人身上。他说,看看国外,而不是国内,找出你烦恼的根源。但我们必须记住,关闭美国工厂的不是中国,不是中国打垮了美国工会,也不是中国削减了工资,削减了公共服务。

建立不计后果的关税壁垒(或边境墙),并不能保护美国工人免受发展中国家向国际价值链升级的影响。

相反,美国需要关注如何通过投资可再生能源来“绿化”其经济。我们应该把公共资金用于创造良好就业机会的公共需求,比如基础设施和公共交通。对于被廉价进口商品挤走工作岗位的工人,我们必须提供再培训和收入援助,包括长期的财政援助。我们应该要求公司向所有工人支付生活工资,并通过推翻“工作权”(低工资)法来保障他们组织工会的权利。如果我们削减臃肿的军事预算,停止进行不必要的战争,我们就能为这些事情提供大量资金。

为了确保美国工人和发展中国家的工人不再被迫竞争谁将以最低价格出售劳动力,所有现有和未来的贸易协定——如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应该包括对工人的保障交易各方的权利,工资和工作条件。

这些都是真正帮助美国工人的事情,而不是仅仅是为了对抗中国、保护企业巨头、向某些受欢迎的资产阶级阶层输送资金的贸易战。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