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美国前劳工部长的呐喊:走向破灭?希望尚存!

罗伯特•莱克(Robert Reich)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戈德曼(Goldman)公共政策学院教授,著有《最后的资本主义》等。他也是美国版《卫报》的专栏作家。1993年-1997年间曾担任美国联邦政府劳工部长,奥巴马总统时期曾出任总统经济转型顾问委员会成员。他曾揭秘美国辉瑞等制药企业的高药价真相等,在美国有着较高的影响力。近日他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美国走向破灭?希望尚存!”的文章,表示尽管当下的美国面临种种不确定因素,似乎让每个人都感到美国在走向破灭,但是,美国的强大就在于其强大的恢复能力。他认为美国的历史就是在不断的纠错中走向复苏和伟大的过程。在莱克看来,人种的多样性是美国保持活力和强大的巨大优势。中期选举中年轻人的投票率创造历史纪录,预示着美国未来的强大。但美国人需要持续行动起来,与寡头统治者和富裕政客们作斗争。下面是其文章译文:

美国走向破灭?希望尚存

工资停滞不涨、贫富差距创历史记录、气候发生变化、核武器增多、攻击型武器、大规模杀戮、贸易战争、滥用兴奋剂导致死亡、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美国边境被隔离的孩子、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面对这些从未有过的情况,如果没有产生世界即将破灭的感觉,那就不是人类。

但是,千万要记住。无论现在的情况多么恶劣,多么绝望,美国这一伟大国家的力量就在于我们的恢复力。我们会重新振作起来。一定的,再次。

理解不了吗?

让我们回到我大学毕业的1968年。当年马丁•路德•金牧师被暗杀,前司法部长罗伯特•F•肯尼迪也被暗杀。数万年轻的美国人被命令在越南进行毫无胜算的非正义战争。最终,5万8000名美国人和300多万名越南人失去了生命。

美国被严重分裂。11月,理查德·尼克松当选为美国总统。我记得我曾以为这个国家不会再复活了。但是,我们总算恢复过来了。

之后,美国制定了环境保护法,实现了同性婚姻,并将黑人选为总统,还通过了医改法案。

即使是现在,我有时候也觉得情况没有那么糟糕。2018年被选为议员的女性、有色人种、性别中性者(LGBTQ)的数量创历史新高,其中还包括首位穆斯林女性。另外,有18个州上调了最低工资。

美国历史的轨迹表明了一个千真万确的模式——每当特权阶层和掌权者企图使我们后退时,我们就开始团结一致,共同前进。

历史转换期有时会以泡沫崩溃之类的经济冲击形式出现。有时,美国人的普遍失望会导致他们行动起来。

多样性增强

让我们回到现代。

年轻美国人的多样性令人惊讶。目前,未满18岁的美国人大部分是属于西班牙语移民、亚洲、太平洋诸岛、非洲裔或有两种以上的人种血统。据预测,未来10年内,未满30岁的美国人大部分也将出现类似的民族情况。

30年后,大部分美国人都将拥有有色人种或两个以上人种的祖先。这种多样性具有很大优势。期待着能实现更宽容,更没有种族歧视和厌恶外国人的世界。

年轻人决心让美国成为更美好的国家。虽然我在大学执教近40年,但从未见过像现在这样发誓要让国家和世界变得更好的一代。2018年中期选举中,年轻人的投票率创历史新高。这也显示了我们未来的强大。

另外,现在大学生中大部分都是女性。这意味着,将来将有更多的女性在科学、政治、教育领域或非盈利组织、企业等领域从事领导工作。这也将给美国带来巨大的好处。

换言之,有充分的理由让人们看到希望。

但是光有希望是不够的。要想真正产生变化,需要改变体制的权力中心。必须要数百万人要团结起来一起行动——不仅仅是为了某一特定的选举,而是为了持续的运动;不仅仅是为了对某一特定的政策,而是为了从被金钱利益所驱使的人们那里夺回民主主义。这样,才有可能实现众多优秀的政策。

寡头统治者和富裕政治家们最喜欢的是征服和排挤他人。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攫取一切。但是,我们绝对不会那样,今后也不会那样。维护和弘扬民主主义是美国建国以来重点推进的事情。这是一场没有止境的战斗。无论在多么黑暗的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停止战斗。

深刻的洞见

从莱克的呐喊中,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局内人,他对目前美国社会的深刻洞见。显然,莱克认为目前的美国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正处于大变革的前夜。美国正掌控在“被金钱利益所驱使的人们”手里,被寡头和富裕政客们掌握了最高权力,而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为了得到一切而征服和排挤他人。看看特朗普政府对世界所做的一切,莱克的话真是千真万确,一针见血。

而莱克坚信,美国不会就此沉沦,因为,维护和弘扬民主主义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在历史的长河中曾经犯过太多太多的错误,但都依靠民众的觉醒而改正了错误,修复了谬误,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在危机的过程中,美国又完成了很多革新,金融体系会完善,社会结构会创新优化,军事部署会重新调整,全球战略重点也会相应调整。而人口结构的多样性将为整个社会结构的变化带来最大动力,推动美国的社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所以,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忽视美国社会内生性的反省和制度性的修复及其内部源源不断的创新变革力量。这是美国保持强大的源泉。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