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殷罡:苏莱曼尼之死是对伊朗“输出革命”的警醒!

这次对伊朗的打击很大,也是给伊朗领导层和伊朗人一次教训,做什么事要适可而止。跟自己的对手比横,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三拳,最后伊朗这个伟大的国家,波斯这个伟大的民族,会迅速地被这种狂躁的极端思潮所毁灭。

1、伊朗对美军基地的轰炸,会升级为两国的战争吗?

殷罡:中东地区的政治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戏中有戏”。有时候闹得非常厉害,有时候你觉得它该闹了、该起舞了,但它却一句话也不说。

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伊朗的报复袭击了美军两个基地,之后伊朗马上说“我们实现了为苏莱曼尼的复仇”。这明显是告诉特朗普,事情到此为止,你杀了我们的人,我们发了三十颗导弹,出了气,回了面子就算了。

这一轮的报复和反报复看起来很血腥,但基本会有惊无险,这是中东博弈的一个特点。

2、伊朗袭击后说“没有意图发动战争”,这是为什么?

殷罡:这是心里话,而且必须马上就说,必须通过重要人物在重要场合去说,生怕对手不明白。因为伊朗知道,炸掉美国的装备,炸一片房子什么的,美国不一定报复,因为舆论并没要求美国报复,也没有触碰特朗普的底线。

特朗普的底线是不准杀美国人。去年美国的无人侦察机在伊朗边界飞行,实际上它在转弯时必须碰一下伊朗的边界,因为波斯湾很狭小,伊朗把它击落了。特朗普想打的话,这是一个极好的借口,但是他决定不还手,还是很理智、很精明的。有人瞧不起他,说他是商人,其实商人在很多情况下比政治家要高明得多、要准确、精明得多。

3、苏莱曼尼被媒体称为“军神”,说是伊朗的二号人物,难道伊朗不会继续报复吗?

殷罡:首先,说他是“军神”不太合适,“军神”应该是打正规战争的,他是集游击队、情报特工于一身的人物。他非常厉害,但他在伊朗绝对不是二号人物,这人的重要性不是在政治格局中坐第几把交椅的问题,而是他发挥作用的问题。

简单来说,伊朗革命卫队是在正规军之外的一支军队,最早是内卫部队。伊斯兰革命之后,原来的军队尽管都跟着霍梅尼造反了,但霍梅尼不放心,于是成立了卫队,最早500人,苏莱曼尼就在里头。这个卫队有点像禁卫军,是对内的,保护权力的。这时苏莱曼尼表现出了超人之处,特种作战、渗透战什么的他都敢干,一般人是不敢干的。紧接着在1989年、1990年两伊战争结束时,他被任命为经过整肃的革命卫队的圣城旅。所谓圣城旅的另一个译名是“耶路撒冷卫队”,未来要解放耶路撒冷的。这支部队唯一的任务是在伊朗境外搞颠覆扩张活动,所以它对伊朗内部的政治没有影响。

4、伊朗这次对于美军基地的袭击,从国际法的角度来讲,它是一次自卫还是一次反击?

殷罡:谈不上自卫,也谈不上自卫反击,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第三国。所谓自卫和反击、进攻、侵略、保卫国土……这是在国土防御战里的概念,是两国军队交兵的概念,当两支军队在第三国完成了共同的任务之后又相互打起来了,我觉得这时候谈谁是正义的、非正义的,谁在自卫,谁在反击,意义不大。就好比在一个豺狼虎豹很多的密林里,两个猎人应该合伙儿打猎,结果他们俩打起来了,后果是什么?所有已经被赶跑的豺狼虎豹肯定又回来了。于是我们现在看到,不到一天以前,普京又飞到大马士革,高调地、轻松地去见阿萨德,为什么去?必须做应付新情况的准备了。

现在美国和伊朗掐起来了,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这个地面上,他们都顾不上打伊斯兰国了,顾不上支持他们曾经支持过的反对派了。于是俄罗斯和叙利亚不得不加强戒备,他们在暗地里高兴的同时,还得防止伊斯兰国武装复活。你们请来的开山的猎人跑了,谁去堵住可能突然出现的饿狼和狐狸?自己干。而俄罗斯是这样,叙利亚的事跟它有关系,它控制叙利亚的西部,在地中海东岸建有自己的军事基地,同叙利亚政府签合约,是合法的军事存在。

至于伊拉克,伊拉克的人都死光了跟俄罗斯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凡是伊拉克的事,俄罗斯从来不搀和,这是中东地区的一个特点。

5、伊朗说至少有80名美国军人被杀、200人受伤,大量无人机和直升机被摧毁。但是美国说“基地没有产生任何实质伤亡”,你怎样看?

殷罡:这个消息是在“基地没有伤亡”之前出现的,是伊朗向广大伊朗人民告知的消息:“你看,我们报复杀死了这么多人!”至于是真是假,我想,挨打的是美军基地,美军是瞒不住的。根据美国的体制,媒体的自由程度,这种事是不可能保密的。所以这个事的真假,再过多半天判断好一点。如果美军基地真被打死打伤这么多人,特朗普必然要再出手,否则美国的革命群众也不答应了。

6、在事件发生之后,美国70多个城市有群众游行示威,反对战争,对特朗普本人及美国有什么影响?

殷罡:没有影响。美国是个多元化的社会,礼拜六礼拜天放假不发工资都会上街游行,民主党的、少数族群的,挺正常的事。这反映了什么,美国国内政治,绝大多数事总是有人反对,这事对于我来说,对于一个学者来讲,基本不值得评论,不是个事儿。

7、为什么伊朗说想要维持核协议,但特朗普要废除呢,这是不是特朗普故意破坏和平?

殷罡:特朗普有两句话,第一句,核协议不是个好协议,要废。第二句,用经济手段解决问题,而不是战争手段。为什么特朗普说伊朗核协议不是个好协议呢?你把“伊朗核协议”和“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六个决议”对比一下,就会发现,伊朗核协议没有提及伊朗的弹道导弹技术发展。联合国安理会从2006、2007、2008年连续通过了6个关于伊朗的制裁决议,都提出不仅要制裁发展核工业的人,也要制裁革命卫队的人(包括苏莱曼尼),也要制裁伊朗发展弹道导弹的人。也就是说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又限制核,又限制导弹,而伊朗核协议只是限制核,不提及导弹。协议签署之后伊朗的确遵守了,但遵守核协议的同时它又加速发展弹道导弹,并且加速搞展示、搞演练、搞实验。这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在美国共和党系统、在以色列,引起了很大恐慌和愤怒,认为奥巴马推行并达成的伊朗核协议是一个不公道的协议,是在联合国安理会制裁伊朗上的退步,是一个慕尼黑协议,是一个危险的协议。

特朗普早就要废除这个协议,退出这个协议实际上就是废了。如果要全面遏制伊朗、清算伊朗,通过什么手段?

一个是联合起来一块儿打它。一个是把它围起来,一开始让它没有零花钱了,后来菜钱也没了,最后饭钱也没了,工资也发不起了,伊朗其实最怕的是经济手段而不是战争手段。所以特朗普说,第一,核协议是不好的协议;第二,遏制伊朗通过经济手段。在这个主导思想之下,在核问题上他不会退步,他要推倒重来,但不轻易发动战争,发动战争容易,结束战争难,代价太大,死人太多。

8、据称伊朗民众非常拥护苏莱曼尼,这个情绪要怎么排解?

殷罡:并不是所有伊朗的领导人都认为苏莱曼尼做的是对的。过去两年,伊朗各地爆发的群众示威,都反对伊朗在别国搞颠覆,搞革命输出,反对把钱花在哈马斯真主党的这些人身上,导致美国制裁自己,生活水平逐年下降。我们不能因为伊朗社会暂时有一个民情激愤的现象,就把它归结为这个社会生态的本质,这是不对的。再过一个月以后回想这些事,你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结论。

9、其他国家应该在这一事件中站队吗?

殷罡:站队恐怕是不能站队的,美国和革命卫队的圣城旅在伊拉克互相打架,你说谁是正义的?谁是非正义的?

我认为差不多,它们之间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他们在共同打击伊斯兰国ISIS时,他们都是好人,都是正义之师。两支正义之师打完了人类共同的敌人,彼此之间又发生了冲突,你分不清谁好谁坏,但是谁打第一枪,谁应该承担后果。

10、今天还有一个消息,乌克兰的一架客机在伊朗坠毁,您对这个事有什么看法?

殷罡:我看了视频,这架飞机的着火状态是垂直坠落。这意味着它不是机械故障,也不是操作失误,是在空中受到打击,完全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基本笔直地下垂。这是被击落的迹象,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袭击美国基地之后,伊朗全国应该处于高度戒备状态,雷达都是开机的,任何这时出现在空中的飞机都是危险的。这可能是伊朗防空系统的一次误击,可能是,但不确定。

飞机上的民众很悲惨,战争时这种事情经常发生。1991年海湾战争,美军一共死了1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被自己人打死的,被萨达姆军队打死了30多人,其他都是被自己人打死的。但这个坠机实在是太惨了,如果这真得是伊朗防空系统对客机的误击,有两方面可说:

一、这架飞机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为什么你在这个危险地带起飞?为什么不取消航班?

二、防空系统知道不知道现在还有班机在这时候起飞?

总之这里面疑问很多,而且发生在凌晨,天黑的状态,不是一般飞机通常起飞的时候,它极易引起防空系统的怀疑,认为这是一架入侵的飞机。如果真有入侵飞机它不打,它失职了,飞机要是扔炸弹呢?这有个协调的问题,反映了他们的技术水平还是差一些。

11、对这样的事情会有怎样的处理方式?

殷罡:我觉得没有什么处理方式,这架飞机肯定是买了保险的,赔钱就是了。如果说这架飞机是被某个国家、某恐怖组织破坏的,就抓住凶手,如果他能赔就让他赔。像上次抓住卡扎菲,一个人赔1000万美元,这事我估计没人赔,就是航空公司赔、保险公司赔吧。

12、特朗普似乎没有受到多少美国政界的批评,这是为什么?

殷罡:美国政界有反对意见,不能说美国政界反对他,这是不对的。特朗普这样做比较冒险、出格、果断,是很危险的边缘路线。他过去在谈生意的时候,在最后一刻让对手屈服,压价也好、签字也好,他形成了一种习惯,别人不敢用他敢用。这个事件之后,支持他的阵营也有人出来反对,认为太冒险了,更不要说反对他的民主党了。但是因此说美国国内反对他,这不是一个合理的判断,这不是一个话题。

13、照您的看法,“苏莱曼尼被击杀”就此告一段落了。我们可以得出怎样的思考和结论?

殷罡:首先,苏莱曼尼被猎杀是非常大的事,但此后的民愤,报复,反报复,却都是非常小的小事。

苏莱曼尼这人死了以后有谁能继承他的事业?他的事业有没有必要被继承?所有伊朗人都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伊朗是一个主权国家,你不愿意别人侵略你,但你的势力触角为什么触到了那么多国家?这合理吗?有可持续性吗?我觉得苏莱曼尼之死应该是警醒,特别是警醒伊朗人自己输出革命、颠覆他国政权,这是不能被接受的。你不愿意别人侵略你,你不愿意别人的特工在你的境内活动,那么你也不能在别国扶植反对派,给政府找麻烦。苏莱曼尼过去干的太多,我觉得这种现象也是到此为止了,不应该再扩张了。

这次对伊朗的打击很大,也是给伊朗领导层和伊朗人一次教训,做什么事要适可而止。在美国制裁的情况下,在伊朗的石油收入减少了80%的情况下,不应该再搞战略冒进。收缩,把拳头收回来,做好防卫,这是唯一聪明的办法。跟自己的对手比横,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三拳,最后伊朗这个伟大的国家,波斯这个伟大的民族,会迅速地被这种狂躁的极端思潮所毁灭。

伊朗是个伟大的国家,波斯民族是非常非常出色的民族,他们不会蠢到这种地步,即便国内有这样的蠢人,但整体社会、这个国家不会走上这条路。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