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波兰历史上惨痛亡国,不能只怪强敌太贪婪

1215年,英国国王在胁迫下签下了《大宪章》。该文件主要内容就是限制王权,以确保大领主、神职人员的利益不会受到伤害。围绕《大宪章》的争议主要包括两点,一是该文件是否纯属后世伪造,质疑者举出了中世纪时期英国王室和贵族阶层讲法语而不会讲英语等理由;二是该文件究竟能不能算是市民、平民自由和权利保障的经典出处。一众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在谈到英式民主时,言必《大宪章》,甚至有人宣称13世纪的英国就成了民主国家。

英国《大宪章》的异国拥趸,其实很少提到一个更为彻底的《大宪章》版本,因为后一版本非常好的说明了,所谓的贵族自由制、贵族民主制会导致多么糟糕的政治局面出现。那就是在近代初期的波兰。通常意义上讲,欧洲近代的宗教改革都推动了世俗化、开明化的国家发展,但在波兰,宗教改革不仅极大的破坏了当地教会的势力,而且也被贵族们利用起来削减王室的权力。

我们也可以说,近代初期的波兰,建成了经济学家口中的理想国,那就是政府规模空前最小化,无效化。这样的“小政府”并没有让波兰成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和中心,相反却早于亚非拉国家200多年,波兰就开始扮演起西欧及沙俄工业发展的原料供应、产品倾销的角色。

波兰裔英国历史学家亚当·扎莫伊斯基在其所著、广受欢迎的《波兰史》一书中谈到,宗教改革极大的强化了波兰大贵族的地位(英国的《大宪章》无论真假,也发挥了类似的作用)。波兰贵族将自己包装为波兰人民的代表,而贵族中最显赫的十几个家族则主导了国家政治。“波兰人民的代表”组成议会,不仅负责选举君主,而且也要审查君主的一切重要决策——重点来了,波兰贵族的议会审查事项,必须全票赞成才能通过(选举君主时不追求全票通过),哪怕有一票否决,也不得通过。

为了彻底践行削弱王室、建设“小政府”,波兰的贵族议员们经常武断地阻止驾崩君主的子嗣即位,也基本上不选择波兰国内的贵族才俊,而是在满欧洲选秀,选择具有王室血统但还没有在本国即位的王公子弟成为波兰国王候选人,然后再在选举中,选出资质条件最差的对象。这样一来,历任波兰国王的许多人对于波兰的认同感其实相当薄弱,而且权威感非常糟糕。《波兰史》书中不无讽刺的写道,“某些本国体制和古典时代罗马共和国的相似之处,让波兰人的虚荣心大为满足。波兰的贵族们不仅没有仔细审查罗马共和国那些导致自身灭亡的缺点,‘元老院与波兰人民’甚至走得更远。”波兰贵族们从古罗马借鉴了大量的政治词汇,还新发明了很多符号、概念、体系。

而且,波兰的议会体制还鼓励了一种更为“自由”、“民主”的做法,即贵族议员们可以在紧急情况下私下结盟,并广而告之,吸引其他人加入同盟。这就很大程度上鼓励了政治对抗。贵族议员们极其反感税负,哪怕是为了对抗强敌入侵、提高本国防御能力的军备建设,也无意承担这方面的负担。

《波兰史》书中对此的评述是,“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法国的波旁王朝、英格兰的都铎王朝,还有欧洲其他所有统治一方的王朝,都在努力建立中央集权政府,统一意识形态,并通过越来越多的行政机构加强对个人的管理。而主要国家中,唯独波兰反其道而行之。波兰人坚定地认为,所有的政府都是不受欢迎的,而越强有力的政府越不受欢迎。”书作者直言波兰贵族的这种观念的高度虚伪性,因为秉持这样的观念并将之转化为国家政策,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压榨平民、市民、农民。

正如《波兰史》这本书所呈现的那样,在建立完善起上述体制前,波兰是欧洲中部首屈一指的强国——那时,普鲁士对它称臣,波兰军队经常入侵俄国并强行将波兰国王子嗣立为俄国沙皇,强横一时的条顿骑士团也是波兰军队的手下败将。在军事领域之外,波兰的思想、宗教、文学等领域,都涌现出相当数量的巨匠人才,波兰文化甚至一度成为了欧洲大陆的强势主流文化,直到波兰贵族莫名其妙的放弃了拉丁文,而仅仅保留波兰语为官方语言。

在陷入被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家瓜分,并最终亡国的命运后,波兰各地的经济发展也依然相当迅速。从18世纪到20世纪前期,原属波兰的各地无论被划入哪个国家(普鲁士、德国,奥地利,俄国、苏联),当地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奋斗精神都会很快发挥得淋漓尽致,发展水平会很快赶上并超越并入国的其他地区。

而波兰人的军事才华,在这个国家一度灭国期间也仍然有机会得到呈现。《波兰史》书中写道,即便是拿破仑发起的那场灾难性的征服俄国战争中,波兰军队(法国阵营)的战斗力连敌方统帅也感佩至深,波兰军队最早渡过涅曼河,将法国三色旗插在俄国土地上,波兰轻骑兵将拿破仑从险境中救出,法国军队撤退时都挂上了波兰枪骑兵的装束,这样一来,俄国追击部队果真就停止了骚扰性的尾随。之后,相当多数的波兰军官和士兵流亡出国,组成了法国外籍兵团,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双方最具战斗力的部队都由波兰裔军官执掌一线。波兰人的骁勇善战,为他们带来荣耀,也始终牢记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终将迎来复国。

波兰,这样一个天生就懂得打仗,历史上一次次的挫败强敌,经济上又深具工匠精神和创造热情,懂得文化创新,人民淳朴勤劳的国家,却因为离谱的政治体制设计,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一流国家的高度上跌落,一次次成为欧洲强国的收割对象,这样的历史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