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

收藏 首页回顾
ad3

李伯重:古代伊斯兰教的第二次东扩浪潮

在世界五大文化(佛教、婆罗门/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儒家学说)中,伊斯兰教出现最晚,但是发展最快。按照美国《国际传教研究公报》的历史数据,从1800年到1900年,全球伊斯兰教信徒从0.9亿(世界人口的10%)增长到2亿(12.34%),从1900年到2000年,伊斯兰教信徒从2亿(12.34%)增长到12.4亿(20.2%)。2012年12月,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对全球“8个主要宗教群体”2010年人口规模和分布的研究报告,2010年,伊斯兰教信徒16亿(占世界人口的23%)。因此到了今天,创教仅只1500年的伊斯兰教已经成为世界上信徒第二多的宗教了。

伊斯兰教于7世纪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后,迅速掀起了第一次大扩张的浪潮,征服中东、北非、西亚广大地区以及欧洲部分地区。这个扩张的浪潮也波及到了中亚。公元715年,阿拉伯人夺取了大夏,以后,一些中亚游牧民族(特别是突厥人)逐渐放弃了原来信仰的佛教、摩尼教和拜火教而改宗伊斯兰教。最早皈依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喀喇汗王朝(992-1212年)把伊斯兰教传入于阗、叶尔羌等地。到了13世纪,伊斯兰教推进到了位于天山北麓东端、准噶尔盆地东南缘的昌八喇城(今吉木萨尔)。另外一个伊斯兰教的突厥王朝——位于统治阿富汗东南部的伽色尼王朝(962-1212年,又称哥疾宁王朝、伽兹尼王朝),经常向印度北部发动圣战。该王朝最着名的君主马哈茂德(998-1030年在位),被称为“一位伟大的军事统帅和一位不倦的伊斯兰战士”。他率军进攻印度达17次之多,远达恒河的卡瑙吉,并吞以拉合尔为中心的旁遮普,旁遮普从此成为穆斯林地区。他北上联合喀剌汗王朝共同消灭花拉子模。他去世前,向西占领莱伊(今德黑兰南部)及哈马丹,从而建立一个阿拔斯王朝以来版图最大的帝国。1026年,马哈茂德的军队攻占位于阿西阿瓦尔的印度教着名神庙——索那斯神庙。这座神庙里的僧侣们向马哈茂德敬献财宝,请求他把偶像保留下来,可是马哈茂德拒绝了这一要求。他还先后占领古吉拉特和曲女城。之后的廓尔王朝(1150-1206年)进一步把穆斯林的统治扩大到印度北部大部分地区。到了德里苏丹国(1206-1526年)时期,印度北部完成了伊斯兰化。德里苏丹国之后又出现了强大的莫卧儿帝国。在这个过程中,伊斯兰教势力也沿海岸南下,抵达印度河口,征服了印度洋的贸易重镇胡茶辣国(今古吉拉特),从而使得伊斯兰教商人控制了阿拉伯海和印度洋贸易,伊斯兰教也通过海道传入东南亚。

1136年和1267年,信奉伊斯兰教的吉打苏丹王朝和苏木都剌国分别在马来群岛建立。到了13世纪初,伊斯兰教已广泛传播于苏门答腊西北部和北部沿海地区。1292年马可·波罗自中国归国途中,经过苏门答腊,发现那里的霹雳城已是一座穆斯林的城市。摩洛哥旅行家伊本·巴图塔(亦译为伊本·白图泰、伊本·拔图塔,即Ibn Battuta,1304-1377)于1345-1346年途经苏门答腊到中国旅行时,也记述了伊斯兰教在苏门答腊兴盛的情况。自此以后,伊斯兰教逐步深入到中部和南部地区,最终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宗教。与此同时,伊斯兰教也传到了爪哇岛。

在中南半岛,近代学者认为大约在中国的宋代,伊斯兰教传入占城国。但据14世纪埃及作家迪马斯基(Damashqi)记载,伊斯兰教甚至在7世纪中叶阿拉伯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Uthman)执政时期就已经传入占城国。在占城南部的宾瞳龙,早自8世纪中叶以来就已经存在着一个穆斯林社会。9世纪后期占城统治中心北移宾瞳龙的伊斯兰教势力迅速发展。根据占城的传说,安拉于1000-1037年“君临都城”,亦即安拉于1000年从天而降,成为占城的国王,建都于佛逝,统治了37年之后返回麦加。这个传说反映了占城曾一度出现了一个穆斯林政权,很可能就是宾瞳龙的穆斯林所建立的。在10世纪至1471 年, 伊斯兰教在占城社会广泛传播,在占城王族中皈依伊斯兰教者不乏其人,从而促进了伊斯兰教的政治势力进一步增长。在占城国内一些地方(特别是在南部地区),穆斯林建立了地方政权。

因此在南亚、中亚和东南亚许多地区,15世纪之前,已出现一个伊斯兰教逐渐取代印度教、佛教和其他宗教的趋势。在这些地方,逐渐出现了一个伊斯兰教文化圈。不过,这个文化圈的范围尚有限。史学大师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在其《人类与大地母亲》一书中,对西欧人来到东南亚之前这个地区的宗教状况做了分析,说:“1511年葡萄牙人占领马六甲时,东南亚已经形成四种宗教并存的局面。其中两种宗教即上座部佛教和伊斯兰教,相对来说是较晚传入此地的。上座部征服了几乎整个大陆东南亚,只有越南、占城的残余部分和马来半岛最南端除外。越南人是中国流派的大乘佛教徒。占(城)人和大陆马来人成了穆斯林。海岛马来人表面上成了穆斯林,但实际上仍然是印度教徒。巴厘岛上的马来人仍然是虔诚的印度教徒。在婆罗洲、沿海地区的马来人成了穆斯林,但在广大的内地,他们仍然是异教徒”。

15-17世纪中期亚洲宗教文化版图的最大的变化是伊斯兰教的第二次大扩张。这次大扩张约翰的主要力量不是阿拉伯人,而是皈依了伊斯兰教的突厥人;扩张的主要方向是中亚、南亚和东南亚。这次扩展的结果,就是今天亚洲的伊斯兰世界。

伊斯兰教的第二次大扩张彻底改变了中亚、南亚和东南亚的宗教文化版图。在这些地区,先前流行的宗教差不多都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印度教仅只在南印度还能保了住统治宗教的地位,而在南亚其他地区和东南亚则遭到了灭顶之灾。佛教在印度本土和中亚、南洋群岛基本消失,而摩尼教、祆教等中亚千年宗教也被连根拔除。伊斯兰教在这些地区(除了印度南部和锡兰)都取得了统治地位。

由于佛教与中国有特殊的关系,这里稍微多说几句伊斯兰教第二次东扩对佛教的影响。佛教兴起之后,一度成为南亚、中亚以及中国最重要的宗教。但是佛教后来却命途多舛。在印度的大部分地区,印度教复兴后,逐渐将佛教融合于其中,不仅在广大民众中扎下了根,而且也得到统治者的支持。佛教只有孟加拉等地方还能保有一席之地,得到统治者的推崇。当伊斯兰教扩张到印度时,在穆斯林军队的咄咄逼人的攻势之前,印度教统治者和民众奋起反抗,不仅保持了南印度的半壁江山,而且在北印度,印度教民众此起彼伏的起义也使得穆斯林统治者不得不适当放宽宗教政策。然而佛教徒却没有组织起任何像样的反抗。一个原因是佛教的“非暴力”信条,使得佛教徒不能拿起武器进行反抗。着名佛教史专家渥德尔(A. K. Warder)说:“佛教教义,尤其是它反暴力的社会纲领,……对伊斯兰教的残暴作不出直接的回答”。这一说法有些偏颇,但也不失为一个有道理的解释。对于印度的佛教的最后一击,发生在12世纪和13世纪之交。德里苏丹国将领巴克提亚·契吉(Bakhtiar Khilji)率领穆斯林大军入侵印度,攻入比哈尔和孟加拉,印度佛教最高学府那烂陀寺以及佛教大寺飞行寺、超岩寺等都被洗劫一空,僧侣要么被杀,要么逃逸。在印度传承1700余年的佛教,至此消亡。

在中亚,伊斯兰教于10世纪通过和平的方式传到喀什。由于佛教在中亚已有千年的历史,是当地民众的主要宗教信仰,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中,伊斯兰教势力没有出过喀什一带。伊斯兰教于10世纪中叶首先由中亚传入喀什噶尔,建立了以喀什噶尔为中心的喀喇汗王朝。之后积极由西向东发展。喀拉汗国贵族出身的11世纪的着名语言学家马赫木德·喀什噶里编了一部《突厥语大词典》,其中收录了许多突厥民歌。有一首《战歌》描写了伊斯兰教东扩的汹涌波涛之势:“我们势猛如山洪,攻陷他们的座座城,佛堂庙宇全毁掉"。中亚史专家巴尔托里德(V.V. Barthold)指出:“当时伊斯兰教往东传播比较困难,那里有文化的回鹘人像一堵墙似地挡住了该教的传播”。喀喇汗王朝向信奉佛教的于阗国发动了历时数十年的圣战,于1006年击灭于阗的李氏王朝,千年佛教古国于阗最后灭亡。到12世纪初,伊斯兰教已在塔里木盆地西部和南部绿洲居民区传播开来,达到阿克苏至且末、若羌一线。喀什噶尔派兵攻打和田,打了四十年,消灭了这个千年佛教王国,转向下一个目标吐鲁番。喀喇汗王朝和高昌回鹘虽然出自于同一族源并且操基本相同的突厥语,但由于宗教信仰不同,彼此长期对峙,经常处于交战状态。《突厥语辞典》中也多处描述了喀喇汗王朝与高昌回鹘之间的战争。他将高昌回鹘人称为“塔特”,意思是不信仰伊斯兰教的回鹘人。喀喇汗王朝军队曾多次攻人回鹘地区,试图以武力强迫居民放弃佛教信仰,但遭到回鹘人的有力抗击。回鹘人不仅成功地保持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而且还几次攻入喀喇汗王朝的辖地,使喀喇汗王朝统治者感到畏惧。

14世纪中叶,蒙古察合台后王秃黑鲁·帖木儿汗在伊斯兰教苏非派阿訇贾拉里丁和其子额什丁和卓的劝喻下,率领属下16万蒙古人皈依伊斯兰教。这是一场重大的历史事件,揭开了新疆境内伊斯兰教大规模传播的序幕。额什丁和卓在帖木儿汗的支持下,率领传教队伍进入库车展开宣教活动。他们以可汗的名义号召居民皈依伊斯兰教,对于自愿加入者,给予布施、撒乃孜尔等奖励,并承诺减免赋税,保护人身财产安全等;不愿放弃佛教信仰的僧侣则遭到迫害,或被杀或被流放。这里寺庙被捣毁,经书被焚烧,有些佛教徒逃往吐鲁番等地避难。在这种形势下,库车居民不久就改信了伊斯兰教。库车这道屏障一旦失去,高昌的佛教王国也势必难保。帖木儿汗死后,其子黑的儿火者汗继位,也大力推行伊斯兰教。畏兀儿(维吾尔人的祖先)史学家米儿咱·马黑麻·海答儿记述说:“黑的儿火者汗在位时,曾举行过圣战进攻契丹(指中国)。他亲自攻占了契丹的两个边陲镇哈剌和卓和土鲁番,迫使当地居民皈依伊斯兰教,因此这两个地方现在被称为‘达尔·阿勒·伊斯兰’”。吐鲁番成为伊斯兰地区后,佛教遭到沉重打击。佛教僧侣被杀被迫害,一般信徒被迫改宗伊斯兰教,佛教建筑、文物、典籍也遭到大破坏。回鹘人的佛教信仰一直沿续到18世纪。传说当时哈密王很生气,说全世界都已经归顺安拉了,怎么这些人还在拜佛?于是下令派毛拉(伊斯兰教教士)上山盖清真寺,让他们皈依伊斯兰教。

吐鲁番地区被伊斯兰教势力统治后,佛教并没有很快消失。在几十年的时间内,佛教还和伊斯兰教并存。1420年中亚撒马尔罕王沙哈鲁派往明朝的庆贺大使路经吐鲁番时,还看到该城居民大部分仍是佛教徒。但是到了l6世纪,伊斯兰教已成为吐鲁番居民普遍信仰的宗教,佛教则在这一地区逐渐消失。

伊斯兰教在中亚的扩张,到了明代变得更加咄咄逼人。差不多就在明太祖建立明朝的同时,中亚兴起了一个极具侵略性的游牧人帝国——帖木儿帝国。这个帝国的创始人是帖木儿(Timur,1335-1405年),历史上也称“跛子帖木儿”(Tamerlane)。他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嫡派后裔,并以成吉思汗的继承人自居。帖木儿的势力兴起于中亚的河中地区,迅速成为中亚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这个人以残暴着称,对一切敢于抗拒的敌国进行大屠杀,并用被杀者的头颅建立人头金字塔,以警告他人不得反抗。他一生都在征战:三征花剌子模,六次或者七次征伊犁,两征东波斯,三征西波斯,打败了奥斯曼帝国、东欧的金帐汗国、中亚的东察合台汗国和印度德里苏丹国等伊斯兰强国,并对俄罗斯发动了两次战争。中亚、中东、印度的重要城市报达(今巴格达)、布鲁萨、萨莱、焉耆和德里等着名城市都遭到过他的洗劫。通过三十多年的征战,他建立了从德里到大马士革,从咸海到波斯湾的帖木儿帝国,定都于撒马尔罕。他到了晚年打算要征服中国。此时明太祖建立了明朝,于1385年派使者傅安、刘伟等到中亚,要求原察合台汗国对新朝效忠。使者到达哈密、哈剌火州(吐鲁番)和亦里八力后,当地的察合台家族可汗们表示效忠。但是使者来到撒马尔罕后,被帖木儿王朝逮捕,经过长时期的谈判后才获释。尔后,帖木儿于1387、1392、1394年(洪武二十、二十五、二十七年)三次派使者携带礼物到明朝,呈上了措辞谦卑的称臣书信,以刺探明朝的虚实和麻痹明朝。1395年,朱元璋派傅安携带一封向帖木儿表达感谢的信到撒马尔罕。但在此时帖木儿已经宣布他要征服中国以迫使中国人皈依伊斯兰教,并且开始在位于今哈萨克斯坦南部的讹答剌(Otrar)城聚集大军。傅安尚未返回,明成祖已即位。成祖得到帖木儿准备入侵的消息,立即命令甘肃总兵宋晟进行戒备。永乐二年(1404年),帖木儿兴兵二十万远征中国,途中突然于1405年1月19日在讹答剌城病逝,终年71岁病死。在他壮丽的蓝色园顶的陵墓内绿玉色的棺材上,写着他的豪言:“只要我仍然活在人间,全人类都会发抖!”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对此事进行评论说:“仅只比明王朝晚一年,在中亚兴起的帖木儿汗国,正决心恢复蒙古帝国东方的故有版图。1404年,靖难之后结束第二年,帖木儿大汗从他的首都撒马尔罕;出发东征,进攻中国。不料在中途逝世,军事行动中止。如果帖木儿不适时的死,根据已知的资料推断,以明王朝以那残破的力量,势将无力抵抗。一个新的异族统治可能再现”。柏杨仅只提到“新的异族统治”,然而与以前对各种宗教都持宽容态度的成吉思汗、忽必烈不同,明朝面对的是一位狂热的穆斯林征服者,力图用武力迫使中国人改宗伊斯兰教。

帖木儿

帖木儿死后,他的后裔展开了争权夺位的血战,他的帝国也因此四分五裂。最后他的四子沙哈鲁取得了胜利,但是其控制区只限于河中、阿富汗和伊朗东部,实力已非乃父时代情况。尽管如此,沙哈鲁在1412年在给明成祖的表文中,仍然以帖木儿诏令全国奉伊斯兰教为名,要求明朝也尊奉伊斯兰教:“我皇考帖木儿驸马受大统,君临国内,皆昭令全国谨守谟罕默德教律。……望贵国亦崇奉谟罕默德先知教律,籍增圣教之力量,以沟通‘暂今世界之帝国’与‘未来世界之帝国’”。诚如邵循正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沙哈鲁自命为回教之保护者,欲以宗教与中国抗衡,不容其干涉内政,用意固甚深也”。亚洲历史研究泰斗格鲁塞(René Grousset)说:帖木儿帝国之后,中亚突厥化的蒙古人建立的察合台汗国统治者,依然试图把帖木儿王朝的穆斯林突厥-伊朗文化带到明朝中国边境地区。《明史》和《拉失德史》都记载了满速儿汗对中国的战争。《拉失德史》指出,这次冲突是一次反异教的圣战。1513年,哈密王公拜牙即臣服于满速儿汗。1517年满速儿汗驻在哈密,并由此向甘肃的敦煌、肃州和甘州方向攻击中国本土。与此同时,他的弟弟、喀什噶尔的统治者赛德汗把圣战引入了吐蕃人的拉达克地区。明初设立哈密卫等“关西七卫”,到了15世纪遭遇了来自吐鲁番的强烈冲击,最后被迫东撤入关,嘉峪关以西地区各族人民大多皈依了伊斯兰教。

在南面,伊斯兰教东扩的浪潮也势不可挡。来自中亚的突厥穆斯林征服印度北部后,伊斯兰教继续东进。与孟加拉接壤的缅甸西部地区,早已有由海道而来的伊斯兰教商人定居,在他们的影响下,不少人接受了伊斯兰教的信仰。缅甸西部阿拉干地方本来流行佛教,但1430年阿拉干王那罗弥迦罗(Narameihkla)从印度流亡返国时,带有穆斯林军队,因此伊斯兰教也传入了这里。后来的国王虽大多还信仰佛教,但伊斯兰教的势力也在迅速发展。在中南半岛的东部,千年古国占城也接受了伊斯兰教,大多数居民在17世纪变为穆斯林。

从14世纪开始,伊斯兰教在马来半岛大规模传播开来。不久,海上强国马六甲兴起,控制了马六甲海峡贸易。15世纪中叶,马六甲王国征服海峡两侧地区,到1480年,控制了马来半岛南部所有人口稠密区和苏门答腊沿海地区。马六甲的统治者,原来信奉佛教、印度教,这时纷纷改宗伊斯兰教。国王帕拉米斯瓦拉(1390-1413年在位)便是其中之一。他改奉伊斯兰教以后,取名伊斯坎达尔·赛亚赫。国王的改宗,带动了大批的臣民,他的继承人均为穆斯林。至此,马来半岛基本上实现了伊斯兰化。与此同时,伊斯兰教在爪哇岛也迅速扩张。伊斯兰教首先在港口城镇立住了脚,进而在爪哇岛内地迅速传播开来。早在14世纪下半叶,信奉印度教/佛教的满者伯夷帝国的一些王室成员和爪哇贵族就已改宗伊斯兰教。穆斯林的力量日益壮大,相继建立了独立的政权。其中沿海的穆斯林王国淡目国势力日益强大,1478年已夺取了满者伯夷帝国的部分领土。到15世纪末,满者伯夷帝国更加衰落,国内信奉伊斯兰教的地方长官一个个宣告独立,大约1513-1528年间被皈依了伊斯兰教的一些爪哇小国联合推翻。1575年,苏托威吉约统一这一地区,建立伊斯兰教的马打兰王国(1582-1755年),满者伯夷的残余势力最终被肃清。马打兰王国统治着东爪哇和中爪哇,于1639年灭亡东爪哇最东端信奉印度教的巴兰巴安。在此之前,信奉伊斯兰教的万丹王国已灭亡了西爪哇的印度教国家巴查查兰。至此,爪哇岛已基本上实现伊斯兰化。

东南亚许多地区之所以迅速伊斯兰化,一个原因是当地的穆斯林统治者得到了当时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奥斯曼帝国及其同盟者印度莫卧儿帝国的大力支持。他们皈依伊斯兰教后,即可从这两大伊斯兰强国获得支持和资源(特别是军事技术)。这使得他们在与原有的印度教/佛教统治者的斗争中处于优势地位,从而节节取胜。

伊斯兰教的第二次东扩是早期经济全球化时代东亚世界文化版图大洗牌最引人注目的部分。经过这个东扩,中亚、南亚、东南亚的南洋群岛成了伊斯兰文化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文化圈犹如一道新月,围绕着中国,也控制着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联系的渠道——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中国和东亚世界其他部分,无不受到这一历史巨变的重大影响。

135